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详细
更多>> 热点新闻
周王朝的崛起:战略审慎与周文王的初始“战略缔造”

周王朝的崛起:战略审慎与周文王的初始“战略缔造”

发布时间: 2018-08-14 09:26:16   作者:史殷弘   来源: 中设   浏览次数:

史记本纪第四周本纪摘录和评注


[伟大的政治领导从事的初始“战略缔造”] 

公季卒,子昌立,是为西伯。西伯曰文王[1211世纪;一说前1152-1056年 ][文王;周族的伟大的政治领导和战略领导——伟大的战略成就的一项先决条件或大便利条件;他承继的和在他那里才成为自觉的战略传统;他的战略眼界、战略勤勉、战略审慎和战略耐心],遵后稷、公刘之业,则古公、公季之法,笃仁,敬老,慈少。礼下贤者,日中不暇食以待士,士以此多归之。[文王:另一种“政治文化”传统——与殷商相反的政治文化传统——被牢固地确立。 一个正在兴起中的自觉的新型强国或许已开始形成其大有抱负的大战略目标;与此同时,它大致已经有了它的民族和政治文化特征天然地规定的根本大战略方式:经行使“软权势”和累积“硬权势”基础而壮大和扩展,以便“无限期地”等待决定性变更的决心性时刻。]伯夷、叔齐在孤竹,◇集解应邵曰:“在辽西令支。”闻西伯善养老,盍[hé, 合,聚合]往归之。太颠、闳[hong]夭、散宜生、鬻[yù]子、辛甲大夫之徒皆往归之。◇集解刘向别录曰:“鬻子名熊,封於楚。辛甲,故殷之臣,事纣。盖七十五谏而不听,去至周,召公与语,贤之,告文王,文王亲自迎之,以为公卿,封长子。”长子今上党所治县是也。[吸引力中心在权势和权威转移之前已经转移。政治胜利由此赢得,先于军事较量的胜利。] 

崇侯虎谮[zèn]西伯於殷纣曰:“西伯积善累德,诸侯皆乡[向]之,将不利於帝。”帝纣乃囚西伯於羑[you][文王囚中演《周易》,成为一位自觉的甚而“理论化”的战略家]。闳夭之徒患之。乃求有莘[shen或 xin]氏美女,□正义括地志云:“古莘国城在同州河西县南二十里。世本云莘国,姒姓,夏禹之後,即散宜生等求有莘美女献纣者。”骊戎之文马,□正义括地志云:“骊戎故城在雍州新丰县东南十六里,殷、周时骊戎国城也。”按:骏马赤鬣缟身,目如黄金,文王以献纣也。有熊九驷,□正义括地志云:“郑州新郑县,本有熊氏之墟也。”按:九驷,三十六匹马也。他奇怪物,因殷嬖[bì, 宠幸]臣费仲而献之纣。[“文王以献纣”——作为战术甚或战略的贿赂:如此富有美德的一位君主——文王——从事的马基雅维里主义。]纣大说[悦],曰:“此一物足以释西伯,○索隐一物,谓有莘氏之美女也。以殷纣淫昏好色,故知然。况其多乎!”乃赦西伯,赐之弓矢斧钺[yuè,长柄重斧],使西伯得征伐。[本为潜在反叛者所不得的先进武器现在被用来交换腐败性的礼物或贿赂,特别是美女。一位盲目愚蠢的暴君并无战略警觉,不仅因为他贪婪,而且因为他的未来死敌施行战略性欺骗或麻痹。文王以及后来武王的根本对手商纣王的“非战略性”大大便利了他们的大战略进程] 曰:“谮西伯者,崇侯虎也。”西伯乃献洛西之地,以请纣去砲格[炮烙]之刑。[一个从人道和政治考虑两者出发的提议。道德行为可以极具政治性,在此场合为的是增进提议者的众望和影响——作为各族国中间的潜在领袖的众望和影响。]纣许之。

西伯阴行善[阴行善:一种审慎、安全和有效的政治战略;韬光养晦,持有伟大抱负和具体目的,并且从事勤勉和审慎的有目的的操作。宏伟的大战略目标大概已经相当自觉地(至少在政治领导的心目中)得到确立,同时相应的初期大战略——渐进式低风险准备——得到意识明确的积极使用],诸侯皆来决平[即求仲裁]。於是虞、芮之人□正义括地志云:“故虞城在陕州河北县东北五十里虞山之上,古虞国也。故芮城在芮城县西二十里,古芮国也。晋太康地记云虞西百四十里有芮城。”有狱不能决,乃如周。入界,耕者皆让畔,民俗皆让长。虞、芮之人未见西伯,皆惭,相谓曰:“吾所争,周人所耻,何往为,祇取辱耳。”遂还,俱让而去。诸侯闻之,曰“西伯盖受命之君”。 [吸引力中心在权势和权威转移之前已经转移。政治胜利由此赢得,先于军事较量的胜利。政治文化和对外战略文化开始非常显著地具有“国际”吸引力。为具体方式尚系遥远模糊的决定性变革做积极明确的准备。在政治和外交战线的战略眼界和积极作为。]

明年,伐犬戎。□後汉书云“犬戎,槃瓠之後也”,今长沙武林之郡太半是也。又毛诗疏云“犬戎昆夷”是也。明年,伐密须。□正义括地志云:“阴密故城在泾州鹑觚县西;其东接县城,即古密国。”明年,败耆国。□正义括地志云:“故黎城,黎侯国也,在潞州黎城县东北十八里。尚书云‘西伯既戡黎’是也。”[既行使软权势,也行使硬权势;或者说,政治吸引和军事征伐都属必要,都被施行。“双重战略”。合适的大战略往往必须是类似的双重战略或多重战略。]殷之祖伊闻之,惧,以告帝纣。纣曰:“不有天命乎?是何能为!”[依靠盲信或声称的天命vs.依靠人类努力——决绝的和明智的努力。文王以及后来武王的根本对手的“非战略性”、盲目狂傲和如后所述极端腐败大大便利了他们的大战略进程]明年,伐邘[yú]□正义括地志云:“故邘城在怀州河内县西北二十七里,古邘国城也。”明年,伐崇侯虎。而作丰邑,□正义括地志云:“周丰宫,周文王宫也,在雍州鄠县东三十五里。镐在雍州西南三十二里。”自岐下而徙都丰[“周人建都于镐”]。明年,西伯崩[文王太好地完成了他的伟大“使命”:完全奠定一种大有特色的“民族”政治文化、一种政治大战略和一个潜在的真正新型的帝国,那有待他的后继者去实现。他奠定了一种辉煌的战略传统。]集解徐广曰:“文王九十七乃崩。”太子发立,是为武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