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详细
更多>> 热点新闻
外文译丛| 外部行为体对西巴尔干的影响——阿尔巴尼亚

外文译丛| 外部行为体对西巴尔干的影响——阿尔巴尼亚

发布时间: 2019-01-10 09:08:46   作者:Walter Glos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阿尔巴尼亚

作者:Walter Glos


欧洲—大西洋和欧洲一体化

阿尔巴尼亚是北约的正式成员国(2009年),是欧盟成员候选国(2014年),并期待着明年开启加入欧盟的谈判。2009年,《稳定与联系协议》(Sta bilisation and Association Agreement)生效,2010年起阿尔巴尼亚公民可以享受免签证进入欧盟国家的权利。加入欧盟的进程进展缓慢,特别是在打击腐败、有组织犯罪和全面执行司法改革等领域。根据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民主制度与人权办公室最新的报告,与2013年和2015年的议会选举相比,2017年的阿尔巴尼亚选举进步甚微。阿尔巴尼亚人民希望欧盟能够开启入盟谈判,有超过90%的阿尔巴尼亚公民赞成加入欧盟。阿尔巴尼亚自1992年以来一直是伊斯兰会议组织(Islamic Conference)的成员,自1995年以来一直是欧洲理事会成员。


外部行为体的作用和角色是什么?

影响阿尔巴尼亚的主要行为体是欧盟、美国和该地区的国家——意大利、希腊和土耳其。在更广泛的层面上,还存在其他利益相关方,比如俄罗斯、中国和阿拉伯国家。根据阿尔巴尼亚的《国家安全战略文件(2014-2019)》(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Paper),欧盟和美国是其主要的战略伙伴;俄罗斯被视作威胁,而意大利、希腊和土耳其被视为该区域内的战略伙伴。


阿尔巴尼亚自1991年以来一直与美国保持着特殊而密切的联系,特别是在有关民主、法治、人权、恐怖主义和安全等核心问题上。美国在阿尔巴尼亚的政治决策中发挥了主导作用,阿尔巴尼亚所有的政党都为了获得美国的支持而相互竞争。美国在阿尔巴尼亚的政治和公共生活中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美国大使享有与统治者相匹敌的声望。美国被视为阿尔巴尼亚民族利益的捍卫者,对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来说更是如此。在《国家安全战略文件(2014-2019)》中,与美国的战略伙伴关系被视为是巩固国家和地区民主、和平、发展和一体化进程的一个根本因素。两国已经签署了27项协定和条约。乔治·W·布什总统于2007年对地拉那的访问被视为两国关系的一个高潮。美国支持阿尔巴尼亚加入欧盟,并支持其民主化进程和法治的发展。


俄罗斯联邦对阿尔巴尼亚的政治决策没有影响,双边官方合作极少。多年来,两国没有任何高层代表团的往来,阿尔巴尼亚也还没有与俄罗斯签署“友好与合作条约”。与十年前相比,俄罗斯在非政治层面对阿尔巴尼亚国内的影响力正在增长,这主要是通过社交媒体和由俄罗斯免费提供的俄语课程实现的。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主要政党对俄罗斯发表过任何正面的声明。俄罗斯在阿尔巴尼亚人居住的科索沃、马其顿和黑山的间接影响,也影响了地拉那对俄罗斯的关注和批评态度。在阿尔巴尼亚,俄罗斯被视为东正教斯拉夫人的传统保护者。俄罗斯对塞尔维亚的支持有时会使两国关系笼罩上一层阴影。俄罗斯政府对阿尔巴尼亚的政策和阿尔巴尼亚在该地区所扮演的角色持批评立场。俄罗斯的目标是削弱阿尔巴尼亚的作用,并乐于为关于阿尔巴尼亚是美国和欧盟的走狗的观点助威。俄罗斯对阿尔巴尼亚在2015年欧盟对莫斯科实施制裁时的立场非常不满。


中国注重加强与阿尔巴尼亚的经济合作。在斯大林的去世以及苏联与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之间的亲密伙伴关系结束后,阿尔巴尼亚找到了一个新的盟友——中国。1968至1976年期间,中阿关系在经济领域尤为密切。然而,随着中国逐步走向对外开放,这种伙伴关系在1978年双方断绝外交关系时也宣告结束。2001年以来,阿尔巴尼亚和中国的合作逐渐增长,双边合作领域主要但不仅限于经济和基础设施部门。这种合作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中国发起的“16+1”合作框架内和“一带一路”项目中进行的。这两个国家之间开展了高级别(部长和副总理)的访问。中国已经接管了两个在阿尔巴尼亚最大的投资项目:唯一的国际机场地拉那里纳斯国际机场和最大的石油公司——银行家石油公司(Bankers Petroleum)。中国在信息技术、能源和海运行业也很活跃。阿尔巴尼亚政府向中国发出了多次邀请,希望中国来接管一些阿尔巴尼亚国家最大的基础设施工程。主要政党都对中国持积极的态度。中国的文化影响力也在缓慢地增长。2013年和2017年,在地拉那大学和都拉斯大学(University of Durres)分别建立了孔子学院。这些机构传播中国的语言和文化。中国将阿尔巴尼亚视为“它在欧洲必要的合作伙伴”。


海湾国家对阿尔巴尼亚的影响主要表现在经济和宗教两个方面。在过去的十年中,双方开展了高级别的(总统、议长)互访,其中阿尔巴尼亚与卡塔尔、科威特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之间的互访尤为突出。共产主义时代结束后,部分出于同土耳其竞争的原因,海湾国家开始致力于在阿建立宗教机构。海湾国家在基础设施和旅游业上进行了大量投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为在科索沃边境库克斯(Kukes)修建的一个新机场提供了经费。近年来,阿尔巴尼亚与卡塔尔举行了高级别会谈(前两位阿尔巴尼亚总统、两位总理和其他部长访问了多哈)。


在2014年的《国家安全战略文件》中,土耳其与意大利和希腊一起被视为阿尔巴尼亚的战略伙伴。土耳其是阿尔巴尼亚的第四大投资国。2016年,其投资额占阿尔巴尼亚国内生产总值的4%以上。由于奥斯曼帝国的传统,土耳其与阿尔巴尼亚有着密切的历史关系。土耳其也一直试图充分利用这种传统纽带,以凸显其在阿尔巴尼亚的存在并增强其对该国外交政策和宗教事务的影响力。它支持各类特别是具有宗教背景的机构、基金会、项目和投资,包括建造阿尔巴尼亚最大的清真寺(位于地拉那)。在政治和商业领域,它的目标是与希腊和意大利在争取该国利益方面展开竞争。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历任阿尔巴尼亚总理都建立了个人关系。在阿尔巴尼亚,土耳其的私人投资范围宽广,包括了银行业和生产设施,同时阿尔巴尼亚和土耳其之间还签署了12个友好城市协定。


行为体的长期目标和利益是什么?

对于美国来说,其关注的优先事项是阿尔巴尼亚的民主稳定和在该区域的政治角色。作为北约的一个正式成员国,根据美国的要求,阿尔巴尼亚派遣了士兵前往伊拉克和阿富汗,并支持美国在安全问题上的所有立场。阿尔巴尼亚和阿尔巴尼亚民族被认为是巴尔干所有国家中最亲美的。美国的焦点在于强化阿尔巴尼亚的司法系统,以遏制有组织犯罪和毒品走私造成的威胁。它也密切关注阿尔巴尼亚潜在的极端主义伊斯兰团体。在经济领域,美国对跨亚得里亚海天然气管线和其他主要的地区项目有兴趣。尽管如此,两国之间的贸易水平相对较低。


俄罗斯正在努力恢复与阿尔巴尼亚在1948至1961年期间的那种关系。它主要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待整个巴尔干地区。它正在竭尽全力减弱美国的影响力,并反对阿尔巴尼亚成为欧盟的一员。然而,俄罗斯不能给阿尔巴尼亚任何现实的、有吸引力的备选项,因为它对阿尔巴尼亚经济和能源政策的影响很小。


中国在阿尔巴尼亚和西巴尔干主要谋求长期的经济利益。这个次区域代表了北京新丝绸之路(“一带一路”项目)的一个重要走廊,因此,中国正在集中其投资用于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上。与俄罗斯不同的是,中国不反对阿尔巴尼亚加入欧盟,因为对中国来说,这意味着稳定和市场的一体化。


由于大多数阿尔巴尼亚人都是穆斯林,而阿尔巴尼亚是伊斯兰会议组织的成员国,因此海湾国家对增加其在阿的宗教影响力十分感兴趣。另外,它们主要对南部沿海地区的经济投资感兴趣。

土耳其热衷于增加其政治、经济、宗教和文化存在。土耳其认为阿尔巴尼亚正在继续沿着既定的政治方向前进,并将自身视为是阿尔巴尼亚抵御希腊和斯拉夫“危险”的捍卫者。


外部行为体有哪些资源可以利用?

美国通过政府及其项目,特别是通过美国国际开发署和开展司法改革,对阿尔巴尼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它在安全、国防、民主和人权等方面发挥着主导作用。在2016年阿尔巴尼亚修宪之后,美国专家在打击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方面获得了广泛的参与权。每年都有5个或6个的高级代表团 (国会议员、参议员、国务院代表等)访问阿尔巴尼亚。美国之音电台对阿尔巴尼亚公众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俄罗斯充分利用共产主义时代建立起的同阿尔巴尼亚的历史联系,并培养与当时在苏联受过教育的那代阿尔巴尼亚人的关系。它还利用与塞尔维亚的紧密关系对包括阿尔巴尼亚在内的该地区施加影响。莫斯科正在对教育和文化部门开展投资,并通过每周的例行广播在阿尔巴尼亚媒体上增强了存在感。


中国正在利用阿尔巴尼亚对投资的兴趣来提升其在阿尔巴尼亚和该地区的经济参与度。它还扩展了其文化活动,并通过双方政府代表团定期举行年度访问,增加了官方代表团之间的联络。


海湾国家则正在利用宗教团体及其经济潜力来增加其在该区域的宗教和经济影响力。通过宗教和人道主义基金会,他们建立了数百个宗教机构,特别是在农村地区。在这一过程中,存在一些得到确认的受极端主义思想影响的社会团体的案例。


土耳其正在利用历史和文化联系来恢复其对阿尔巴尼亚和该地区的影响。安卡拉方面采取政治、外交、教育、文化、宗教和经济措施来达成这一目标。土耳其拥有诸多大学和一个由学校和基金会等构成的网络。它每年还邀请许多阿尔巴尼亚代表团访问土耳其。2017年,土耳其签署了在阿尔巴尼亚南部弗罗拉(Vlora)修建新机场的合同。


经济关系

阿尔巴尼亚与许多国家有经济关系。例如,希腊的金融危机减少了希腊对阿尔巴尼亚的影响,而阿尔巴尼亚的经济停滞则使它转向了廉价的土耳其和中国市场。一些主要的国际公司把他们的财产卖给了其他国家(例如,地拉那机场从德国转手给中国)。 根据阿尔巴尼亚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的外国投资情况如下:


2016年,中国是仅次于意大利和德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贸易总额为4.0961亿美元;土耳其和希腊并驾齐驱,贸易总额都为3.6802亿美元,美国则以8783万美元的贸易额居于第9位。俄罗斯排在第10位,贸易总额为8779万美元,同沙特阿拉伯的贸易额为543万美元,居于第51位,紧跟着的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536万美元;卡塔尔则以262万美元排名第61位。


2016年,在进口方面来看,意大利是阿尔巴尼亚最大的贸易伙伴,总额为22.74亿欧元,紧随其后的是德国(4.6亿欧元)和中国(4.38亿欧元)。 希腊以4.27亿欧元位居第四,其次是3.64亿欧元的土耳其。土耳其之后则是9300万欧元的美国和8200万欧元的俄罗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排在第45位,沙特阿拉伯排在第60位,卡塔尔排在第62位,而科威特则排在第114位。


哪些行为体可以被归类为对手,而哪些行为体则是理念相似的?

美国和欧盟站在一起,而俄罗斯和土耳其则同属一个阵地。所有阿尔巴尼亚政治家都倾向于与美国保持密切联系。2017年,主要政党的领导人:总理埃迪·拉马(Edi Rama)(社会党)、反对党领袖鲁兹姆·巴哈(Lulzim Basha)(民主党)和争取一体化社会运动党(Socialist Movement for Integration)的前领导人(现任总统)伊利尔·梅塔(Ilir Meta),花费了100万欧元在美国进行游说,以提升其在特朗普政府中的声望。三人都曾支持比尔和希拉里·克林顿的总统竞选,但在特朗普胜利之后,他们现在正在争夺他的支持。像欧盟一样,阿尔巴尼亚投票反对美国关于耶路撒冷的决议。这也是阿尔巴尼亚第一次正式投票反对美国。对于多数阿尔巴尼亚人来说,这次投票并不影响该国的亲美立场。


欧盟在阿尔巴尼亚有很大的影响力。多数阿尔巴尼亚人赞成加入欧盟,因此欧盟在该国的政治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并发挥着重大的影响力。所有的政党都是亲欧盟的,且欧盟所发表的每一个宣言或采取的每一个立场都影响着地拉那的政治议程。在阿尔巴尼亚,德国在发展政策领域表现得非常积极,并且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阿尔巴尼亚人与德国有着密切关系,所以他们渴望获得德国的支持。意大利存在于阿尔巴尼亚人生活的每个领域,因此对阿尔巴尼亚产生着持续的影响。意大利是阿尔巴尼亚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双边进出口总额比德国多3至3.5倍,比美国多20至22倍。阿尔巴尼亚人与意大利关系紧密,远远超过希腊及其它东部邻国。


在阿尔巴尼亚,俄罗斯扮演的是美国的制衡者的角色,但是它对阿尔巴尼亚的政治并没有什么显著的影响。在阿尔巴尼亚领导人的政治演讲中,对俄罗斯的批评变得越来越大胆。他们也试图避免参加和出席俄罗斯组织的活动或政治场合。


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并不扮演有影响力的角色,也没有能力成为对美国和欧盟的潜在的制衡力量。他们承认美国和欧盟在阿尔巴尼亚的影响力,并因此被视为对阿尔巴尼亚没有潜在影响的国家。


土耳其是阿尔巴尼亚事务的一个重要参与者。它正在利用宗教及历史纽带扩大其在阿尔巴尼亚的影响力。希腊和阿尔巴尼亚仍在处理一些与过去政策有关的未决问题。在这方面,希腊正试图通过对在希腊的阿尔巴尼亚移民施加压力来展示其实力。此外,希腊是唯一与阿尔巴尼亚接壤的欧盟成员国。阿尔巴尼亚的希腊少数民族仍然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


当前对外部行为体的影响力产生作用的事件

阿尔巴尼亚目前与邻国保持良好的关系。它与塞尔维亚和马其顿有着特别积极的关系,与科索沃、黑山和意大利的关系也非常好,并即将与希腊签署新的友好协定。未来可能出现的一个问题是土耳其在阿尔巴尼亚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以及土耳其和俄罗斯可能通过在阿尔巴尼亚通往欧盟的道路上设置障碍以获取利益。土耳其一直在对阿尔巴尼亚施压,逮捕或引渡一些居伦(Gülen)的支持者,并关闭一些居伦学校,但这些要求间接地遭到了拒绝。


近年来,进入欧盟的移民(主要是经济移民和技术工人)增加,而向极端主义的转变也在出现。与希腊的关系中,察姆(Cham)问题仍未解决。这涉及到许多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从希腊驱逐出的阿尔巴尼亚居民,他们仍然在为争取他们的权利而战斗(例如在希腊的财产)。


尽管存在上述趋势,但没有表明阿尔巴尼亚真将长期转向土耳其、俄罗斯、中国或海湾国家的严重迹象。未来,欧盟和美国将仍然是阿尔巴尼亚的主要政治伙伴。